Free Hosting

Free Web Hosting with PHP, MySQL, Apache, FTP and more.
Get your Free SubDOMAIN you.6te.net or you.eu5.org or...
Create your account NOW at http://www.freewebhostingarea.com.

Cheap Domains

Cheap Domains
starting at $2.99/year

check

Archive for 二月, 2011

.

2月 27 2011 Published by under 书 · 电影 · 音乐 · 照片

No responses yet

.

2月 22 2011 Published by under 书 · 电影 · 音乐 · 照片

No responses yet

他的国

2月 22 2011 Published by under 书 · 电影 · 音乐 · 照片

· 一切春天的感觉之所以美好是因为人总是在冬天想得比较多。

· 这台摩托车是左小龙新买来的,他耗费了自己几乎所有的积蓄。这意味着不能摔车,因为没钱维修。但是左小龙从骑摩托车开始到现在从来没有摔过,他天生有强大的平衡能力,除了利弊轻重和人际往来他经常平衡不好外,摩托车和自行车他从来都能完美平衡。

· 在他很小的时候,已经开始开摩托,他风雨无阻有事没事都要骑,千里江陵一日还。

· 修理工上车以后笨拙的在屋子里调了个头,左小龙生怕他在自己的修理铺里就撞了。

· 修理工出了铺子以后就是一大下的油门,前轮离地了一米高。左小龙看得没有想法,只以为对方在骑马。修理工就这么抬着前轮开了五十米……

· 穿过了死气沉沉的人群,他来到了雕塑园。

· 雕塑园大到快一望无际,长满了各种种类的植物,很多海鸥一般奇怪的大鸟经常从园子最中央草木最盛处扑腾而起,飞往十公里外的海边。

· 这世界上没有纯情的姑娘,只有疑似纯情。(有点儿绝对,呵……)

· 一般难以理解的性格都是由难以理解的简单原因构成……

· 泥巴学了很长时间的美术,以前在小学的时候和其他队员一起画画,一天他们去画一匹马,但纯情的姑娘在这个时候就显露出自己的与众不同来,所有男男女女交的作业中,唯独泥巴画的马是不带鸡巴的。泥巴说,多难为情啊。

 于是,她的纯情开始被传诵。

 可能,可能,很多,很多年后大家会意识到他们错了。其他人只是在写生,有一画一,有老二画老二,她们中的很多人甚至都不知道那是鸡巴,但至少泥巴已经知道了。而这居然构成了她纯情的最初证据。

· 在泥巴看来,这引擎声都是性感的。

· 泥巴给左小龙画了一张画,画里的左小龙唯一的改变就是那香烟变成了雪茄。泥巴把画递给了左小龙。左小龙正在给自己的白色摩托车充气,他接过一看后说,恩,不错,就是香烟粗了点。多少钱?

  ……

  左小龙问:”你为什么画我?是因为我好画吗?我长的简单?”

· 泥巴和左小龙的第二次碰面还是在一样的地方。那就是事隔一年的现在。左小龙的摩托车停稳当以后,泥巴给了他一本书,书名叫《切•格瓦拉》,下面是大大的CHE。

 左小龙拿起书左右端详,念道:”切……”

 左小龙问泥巴:”有人姓切?这姓真怪……”

 左小龙继续他的拼音:”车……?”

 泥巴说:”我觉得他像你。”

 左小龙用左边反光镜照了照自己脸,用手掰了掰右边的反光镜,照着书上切•格瓦拉的像,皱了皱眉头,没发表意见,然后指着书上切•格瓦拉帽子上的红星说:”他中国人?哦,不对,是个外国人,他苏联人?也不是,那就是切•格瓦拉斯基,他谁?”

· 保安掏出了电击棍,直接向那人杵去。结果那人也没什么反应。两人楞在那里半天,谁都没见过电击棍的使用效果,一个在等自己有反应,一个在等对方有反应,楼上两个脑袋在看两人有什么反应,结果十秒钟过去了,大家都没反应过来到底有没有反应。代表邪恶的一方总是先开窍的,那人喊道:”没充电啊你。”

· 左小龙道:”就是在大雾里开摩托车啊,很刺激的,神经就像要爆掉了一样,等停下来的时候,你不觉得浑身都很舒服么?”

· 左小龙在旁边听得毛孔放大瞳孔缩小,一步上前去,对店里的老板说:

 ”老板,你得把他关了。”

  老板放下了手中的《湖北高官包养十个女学生》的杂志,道:”你是谁啊?”

  左小龙道:”你这店里放的东西让我很不爽,你宣扬的思想是不对的,我不认可,你这个是危害社会的。”

 老板楞了半天,道:”你是城管麽?”

  左小龙说:”不是,我叫左小龙,我只是一个公民。”

 老板一屁股坐下,继续边看杂志边嘀咕道:”吓死了我,原来是个公民。”

 左小龙一把夺过唱机,把音乐关了,道:”你的碟我没收了。”

 老板不慌不忙,翻了一页,掏出手机,报了警。

· 旁边公路上正好开过一台卡车,卡车的灯光扫过左小龙的西风摩托,摩托车还在往下滴着机油。左小龙忍不住心头一酸,他觉得他最要好的伙伴快死了,眼泪差点落下,他赶紧把头盔戴了起来,将罩子罩下。泥巴问到:”干嘛呢,大半夜的戴着头盔。”

· 新到来的一天是一个阴天,因为阳光丝毫没有要洒下的摸样,风把春天吹得像秋天一样,连嫩绿的叶子都落下几片,老天就像打了很厚的粉底。左小龙本来很想嘘嘘,泥巴的脑袋又压在他的膀胱位置,让他更加难受,但他见泥巴睡的投入,实在不忍心叫醒,而且觉得把泥巴叫醒后第一句话就是”我要嘘嘘”显得自己毫无英雄气概,思前想后,一筹莫展。

 这时候,泥巴突然动了几下,左小龙激动得好比孕妇感到胎动,他顺势把泥巴叫醒。泥巴醒来迷迷糊糊,张开眼睛看着四周,一副茫然,然后聚焦到左小龙身上,嘟着嘴对他说:”我要嘘嘘。”

  左小龙镇定道:”我带你去,帮你看着外面。”

 两人到了旁边的转角,左小龙假装站守转角,赶紧抓紧时间方便,然后又赶紧收了起来,慌忙之中,还嘘到了自己手上……

  这时候,泥巴也解决好了,披头散发过来,问道,你不要嘘嘘么?

 左小龙说:”不要紧,不要了。”

 泥巴顿时又提升了崇拜之心。在影视节目里,偶像和英雄一般都是不上厕所的。

· 大帅都会毫不留情的用手电锁定野合者,然后问道:干什么呢。大帅觉得问出这句话的时候觉得自己很爽。当然很爽,人家正在那有意无意的制造生命,你突然一个晴天霹雳……在这点上,左小龙和大帅有很大的分歧,左小龙一直觉得,这是好事,但大帅一直觉得,这必须阻止,至少在我的地盘上不行。

 大帅打比方说,这就好比有天你在家里走,突然发现有人在你的客厅里乱搞,你能不能接受?

 左小龙的意思是,这又不是你家。

 大帅说:那这是我的地。

· 两人因为看守同一片土地而惺惺相惜……

· 大帅说:我觉得挺好的,我没觉得自己有什么野心非得干出个什么事业来,我每天什么都不用干,钱也不算少,我不想丢这个工作。

· 我……我们就把这个雕塑园搞得像一个小的国家一样,说不定还能搞出个些什么产业来,我们就能赚到钱,当然,赚钱不赚钱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这不能只有野鸡野鸭啊,这里有多么好的土壤。

· 一开始这里”经济唱戏”的时候,大家都很高兴,觉得自己可以有一份体面的工作,但是因为唱戏没唱好,所以招商来的全都是一些被其他地方所摒弃的重污染化工企业,但当地人转念一想,算了,污染严重点就严重点,体面的工作是没有了,但是人家吸毒还得花钱,咱们这里免费就能吸毒。虽然我们的家园被污染了,但污染的是我们的河流和空气么,河流最终会流到别处去,空气也会被太平洋的风吹走,但钱留住了。

 开满了化工企业后,这里的环境果然出现了问题,河流虽然流走了,但物种都变异了,人们惊奇的发现,这里的小龙虾长到了普通小龙虾的三倍大,人家非常惶恐,但劳动人民的智慧很快被发挥了,他娘的这不就是澳洲大龙虾么。后来经过当地见过世面的村民反映,这个要冒充澳洲大龙虾还是难了一点,估计要再被污染五年才行,但是不要紧,澳洲还有小青龙,我们这冒充澳洲小青龙拿去市场上卖。

  ……

  ……当地人的工作梦想还没到一年,大量的外来打工者找到了这里,他们比当地人更能吃苦,更能耐劳,更能吸毒,而且只要求一半多的薪水,很快,当地人纷纷失业。

· 他很关心这世界正发生了什么,他很喜欢左小龙,因为只有左小龙有耐心陪他聊天,告诉他亭林镇的局势,关于世界局势和中国的局势他可以从电视上听到,但是电视里不会告诉他亭林镇的局势。后来他装了卫星电视,但是卫星电视让他心情不爽,因为他发现,明明是相同的事情,为什么从卫星里得知的和从国内电视台得知的有所区别。他不知道相信哪个好,最后,他把卫星大锅拆了,他认为应该相信自己人的。他把卫星大锅拆下来后,当地的警方就找到了他们,警方说他是私装卫星电视。

  ……

  就这样,他的大锅被没收。他愤然摸索到了自己的房间。而他的保姆听到动静出门,看见警察正在撞卫星大锅,以为主人不知道,连忙一边上车夺下,一边大喊刘芒刘芒而被处于行政拘留1天,罪名是妨碍公务并且辱骂警察。

· 刘芒的老婆却是个包容派,她认为本来就没有什么永远的家园,那都只是人类迁徙过程里的落脚处,只是落脚的时间长短不一而已……

· 他深爱一个人穿破风雾的感觉……

· 从二十公里外吹来的太平洋海风包裹着左小龙,左小龙开着摩托车一直在追逐一只疑似海鸟的鸟往东海的方向而去。

· ……但是他依然执着的向着……不知道什么地方开去。

· 左小龙一个手摇摇晃晃开到了雕塑园,在回程的路上,这太平洋夏日的暖风都变凉了,吹得左手抽疼。回到了他们的住所,大帅在园里看电视。因为没有有线电视,所以只能收到固定的几个频道,但左小龙和大帅都觉得这样看电视反而更容易有满足感。

· 左小龙是最不喜欢吃药的,他相信人类的身体可以自己解决一切问题……

· 他真是不喜欢这个工作,但是为了摩托车的新引擎,他不得不做,到了今天他都再不愿走到那条街上去再听见那首钓凯子之歌,不过事情还没有结束,邪恶暂时压到了正义,邪恶继续着,正义爆缸了,这就是现状,但一切都会被扭转,在……未知的的将来。

· 想着想着就到了修理店,看见自己的摩托车被拆散了洒落在地上,左小龙一阵伤心,左小龙特地把自己摩托车的零件稍微往一堆归置了一下,然后默默看着自己的摩托车,心里想,你真是可怜,连一个名字都还没有,我也没有给你上牌照,等于你连身份证都没有,你就已经被拆散了。你真是一坨无名英雄啊。

· 路金波忙着鼓掌,低头随意扫了一眼道:不要紧,这时代本来就是歪的。

· 当一个男人同时对两个女孩子有好感时,他更爱谁取决于谁更不爱他。

· 这样的姑娘就像永远不会停留下来的一个物体,她需要的只是在某个地方停泊一下,加满油继续出发。出发到一个她自己都说不清楚的地方,直到机械故障或者零件老化,那就停在哪里算哪里了,然后你就只能修她,不能休她。

· 左小龙深刻地想道,莫非是因为泥巴喜欢我,所以我才不喜欢她,而黄莹不喜欢我,所以我喜欢她,那我是多么可悲的东西。

 但左小龙突然更深刻地想道,莫非是因为我不喜欢泥巴,所以泥巴才喜欢我,而某个男的喜欢泥巴,所以泥巴才不喜欢他?

 左小龙在崩一个溃的同时,觉得他马上要见到泥巴,巩固一下这感情,好让某个喜欢泥巴的男子无机可乘。这两个都是好姑娘,自己要把他们都留在身边。

· 群众从来没有这么不务正业过,但话说回来,这年头,除了罪犯,谁在干自己喜欢的事业啊,所以,钱就是正业。

· 待筹备会议开完后,镇长又召集招商税务城建土地等部门秘密开了一个会议,会议的大致内容是,这次的招商大会一定要招来有大影响的企业,像这次的波波印刷厂一样,亭林镇一定要做大,做全国最大的项目,亚洲最大的项目,比如在厦门被停工的PX项目,就可以招到亭林镇嘛,有污染可以治理,没有污染就没有政绩,没有污染就没有进步,PX太显眼那就改个名字嘛,叫XP有什么不好么,人家还以为是做软件的嘛。在政策上,要宽松,在税收上,要在特殊的政策下再给予政策,吸引这些大公司过来。在土地上,我们要做到事先平整,亭林镇的乡镇格局很不合理,农民住房分的太开,很不利于开发,尤其是大规模开发,你让那些大企业来这里,一看拆迁工作难以进展,就会打退堂鼓,所以我们要做到提前规整,先做出一个工业园区,但因为现在上面不让自己搞工业园区了,那我们就暂时叫工业园地。拆迁工作一定要做好,要告诉农民,集体利益大于一切,做钉子户可耻。实在不行的就强行拆迁,先把人扣起来,但要做好事后安抚工作,赔偿价不能变,但可以适当多给农户家里一个城镇户口的名额,告诉他们房子已经没了,再闹,你这个户口也得不到。遇到极端钉子户,公安部门要注意监视,而且在拆迁的时候,做到一村连赔,就是说,整个村搬走了,赔偿款才能全部拨下,如果有一户人家不肯搬,那每户人家要暂扣百分之二十的赔偿款,一直等到那户搬走才能拨下来。这样,造成人民群众的自发运动,让个人享乐主义在集体主义的面前被彻底的孤立,这样才可以保证思想动员的最大化。

 对于一片钉子户,要采取定点污染的办法,就是在他们的村旁边建设小型化工厂,风向和排污方向一定要面对这些钉子户,并且可以给这些化工厂在环境监测上给予放宽,因为他们是在为集体的利益服务,舍小局为大局。这样,撑不了一年,他们就会主动要求搬迁。但是搬迁过程中各位同志一定要注意,不能让农民们全部都搬迁都镇上去,因为这样一来,我们的外来务工人员就没有地方住了,我们要找一块最没有经济效益的土地,做成农民新村,就是说,把没有搬到镇上的农民全部都挪到这个村里,这个村的房子一定要规划好,不能像以前那样东一个西一个了,最好是统一格局五百米一栋的连排,隔十米再一排,这样依赖,挨的紧一点,热热闹闹的,邻里关系也好,也便于政府管理。这个村就叫和谐村吧。整个动迁工作要在一年内完成,亭林镇要为建成亚洲最大的工业重镇做好准备,当人家还要拆迁时,我们已经准备好了,这就是我们的优势,这就是我们的远见。波波印刷厂就是一个例子,要不是当时提前把这片土地规整出来,说不定这个项目就不能马上签订。只要是亚洲最大的项目,我们就一定给予极大的宽大的政策,让他形成效应,带动其他项目。

  还有,在拆迁过程中,在黄花村找一个房子,不要拆掉,但人要搬掉,做成一个故居和文化遗址,以及学生爱国主义教育的基地,找个雕塑家,让他随便雕一个女人,就说是黄小花的雕像,再找一个作家,提几个字。在抓经济的同时,文化不能丢啊。

 布置完任务,大家都纷纷夸奖镇长有魄力。镇长笑道:还不是为了老百姓。

· 在左小龙去看印刷厂开张的时候,大帅已经悄悄的拉了一个小学生来。左小龙回到雕塑园,突然看见大帅拉着小学生在一片雕塑里,小学生正坐在一匹石头做的马匹上。左小龙满心欢喜,端详半天,问道,你是男生还是女生啊。

 小学生毫不理会,继续想象自己在骑马,屁股在马背上腾挪。突然间,他啊的叫了一声,然后纹丝不动。

 左小龙笑道:原来你是个男生啊。

 莫大帅问道:你怎么知道的,我还一直以为这是个女的,你看多文静。

 左小龙转头瞄了大帅一眼道,你没看见他刚才的表情么,典型的男性的表情么。

 大帅继续傻问道:什么表情啊。

 左小龙看着大帅,摇了摇头,道:就是自己的腿压到了自己的蛋蛋的表情么。观察,你这样在社会上不注意观察,是很容易被害的。

 左小龙把学生从石马上抱下来,问:你叫什么名字啊?

 小学生沉默不语。

 左小龙推了推大帅,问,你带来的,你问问他。

 大帅说,我也问不出来,我在路上走,看见有个初中生在问他要钱,我上去就把那王八蛋吓走了,我说,小弟弟,你是个弱者,来加入我们帮派吧,加入了我们帮派,以后就没有人敢欺负你了。就爱你书屋他就来了。

  左小龙略微生气道:你没完全理解我的方针,你这个是黑社会。我说的是合唱团,我这个是艺术,是艺术搭台……

 左小龙说到这里突然觉得自己最近听多了官方演讲,也开始喜欢搭台了,但怎么琢磨都是艺术搭台黑社会唱戏,但那不正是香港嘛。

 小学生依然不说话。左小龙觉得不能吓到人家孩子,循循善诱道:小弟弟,不要怕,以后哥哥会保护你的。你现在有组织了,你的组织就叫亭林镇合唱团,我就是你的指挥,我叫左小龙,你旁边那个就是你的团长,他叫莫大帅。

 大帅打断左小龙道:小龙,这样不大好吧,我是团长,我的职务还比你高。

 左小龙说道:不要紧,我是团书记。

  ……

  小学生在旁边依然仰头看着他们。

 左小龙说:你签个你的名字吧。

 小学生那起笔,歪歪扭扭写道:尔一。

 左小龙一看大喜,拍着纸说,你看你看,姓尔,这就是艺术家姓名,你看,你叫尔一,我叫左小龙,我们两个连名字都差不多,这样,你就是我左小龙的弟弟了。

 大帅在一旁使劲想两人的名字到底差不多在哪里。

 左小龙道:来,小弟弟,你画个押。

巧玲珑小学生在旁边咬了半天铅笔,然后徐徐开始在纸上画了一只鸭。

· 在绕到第九圈的时候,他突然发现泥巴站在路中间。两人有一段时间没见,一时间不知所谓。在电影里,应当是他们互相凝望停滞,周围人流如梭。但亭林镇上的人太喜欢看热闹了,整个画面就像是截屏一般全部静止。所有人都看着这两人。

· 左小龙发动了摩托车,泥巴上车又抱紧。旁边汽车站上等候的摩托车黑车司机们纷纷吹起口哨,泥巴惶恐地看着他们。左小龙道:不要紧,他们只是起哄。

  左小龙慢慢将摩托车驶出,在旁边的黑车司机上下打量着泥巴,把左小龙也当成是自己的工友,趁泥巴看向别处,偷偷握拳在胸口挥动了一下,向左小龙表示祝贺。

 左小龙向他一笑,也回以同样的动作,表示都是开摩托车的人,都是哥们。

 忽然间,黑车司机激愤了,他无法理解为何他友善的好意换来的是左小龙无情的竖中指嘲讽,顿时发动起摩托车,对着周围的人说,你亭林镇来的小瘪三向我们竖中指。

 周围黑车司机顿时引爆,道:亭林镇来的就拽啊,追上去,揍。

No responses yet

.

2月 14 2011 Published by under 书 · 电影 · 音乐 · 照片

No responses yet

.

2月 03 2011 Published by under 书 · 电影 · 音乐 · 照片

No response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