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荣日

3月 13 2011

· 生活实在是最无辜的事物,它明明最公正,却被无数人用作自己做坏事的借口。

· 一声枪响,老外倒地。同时,大麦吓了一跳,从树上掉了下来。
  局长问,击毙没有?
  助手说,现在还在确定情况,说击毙了两个。
  局长说:什么情况,只有一声枪响,怎么能击毙两个。快去现场。

· 万和平说:你以为这高速公路啊。

· 大麦说,这站真新,以前都没见过。

· 王智说:咱们的孔雀要到没?按这时间快到了。
  大麦说:这火车没准。刹车都要刹几公里,这哪有个谱。
  王智问:这什么站?
  大麦说:新站,叫和平镇。
  王智笑道:万和平,你的镇到了。
  万和平说:你的镇才到了。
  大麦说:快下车,我的镇到了。狗娘的又改名了。这树我认识。我还刻过字。就是这没错。
  这时候火车已经移动。
  大麦招呼说:下车下车,快下。
  王智折回来说:门已经关了。
  大家都还在收行李,万和平说:关键时刻,你跑的够快的。
  大麦说:跳窗。不要背着行李跳,先把行李扔出去,再跳。
  因为毕业行李太大,大家收拾折腾了将近一分钟,车还没开出站。
  大麦说:扔。
  大麦率先把自己的行李扔了出去。然后二十多包大行李都从窗口飞了出去。大麦说:和平你先跳,大家准备好跳。没事情,还没一米高。
  和平从窗口探出,马上缩了回来。
  大家问:怎么回事?
  和平说:地势突变了。
  大家探头一看,火车已经以每小时十公里的速度出站,但那站是半山上修建的,出了站落差回到了十多米。
  万和平说:不能跳了,这就是跳楼了。
  大家看着和平镇抽离出视线,惆怅万千。大麦说:没关系。这样正好,把行李都扔了,一切重新。别郁闷了,我们要想,这世上,此时此刻,肯定有比我们更郁闷的人。
  此时,一老太走到大麦跟前,说:年轻人,我的行李被你们扔了。
  大麦说:看,这就是更郁闷的人。
  老太说:年轻人,我行李里很多东西。
  大麦问:是谁把老太的行李扔了?
  没人发声。
  大麦问:阿婆,你的行李放在什么地方。
  老太说:顶上。
  大麦说:顶上这个绿的,是不是你的?
  老太说:我的也是绿的。但那个不是我的,我那个绿麻袋用红绳扎的。
  王智说:这我的行李。这不是绿的嘛这。
  大麦问:你的行李怎么没扔?
  王智说:我扔了。
  大家道:那你扔的是谁的?
  王智说:我的啊。
  大麦说:你的不是在上面吗。打开看看,是不是你的。
  王智把行李拿了下来,打开一看,说:是我的,是我的。
  老太直跺脚:你把我的给扔了。
  王智说:哎呀,对不起了。
  大麦说:阿婆你看这样–阿婆你先别叫,扔都扔了,这样,你看我–你看着我,我把这行李给扔了,公平不公平。
  说完,王智的行李被扔到窗外。
  老太说:我这包里还藏了两千块钱。
  万和平说:你怎么证明–
  大麦拦住说:好,那就还给你。大家掏钱。我有六百。王智你掏两百,其余的每个人负责一百。
  王智说:大哥,你别掏那么多,我自己有四百。
  万和平说:这不行,人家说两千就两千,怎么证明是两千。包都扔了。
  大麦说:所以只能人说两千就两千,那你别给了,我再多加一百。
  万和平说:别别,我给。
  老太还在旁边叨念说:这是我看病钱这是我老伴看病钱。
  大家凑的那些钱加上有经过此节车厢去餐车的人以为是募捐给的一些零的,加起来一共两千六百多。大麦说:好,给你,还带包里别的东西的钱。这下清了,你如果能找回包来,我们也不管。你从现在起就不要说话了。
  老太说:我老伴–
  大麦打断说:你不要说话了。

· 车厢里一片安静。大家都扭头看慢火车外的缓慢风景,顺便盘算自己行李里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人虽可以不计成败,总是喜欢计算损失。

· 大好河山,一但变故,不管是河是山,都得遭殃。

· 大麦小时候很喜欢旅游,后来发现交友杂志里的大部分人在填写自己爱好的时候都写了旅游来充数,于是大麦很不高兴,把他的爱好改成了探险。至于探险,他只去过一次,和一个在网络上认识的探险小组,目的是去山里找恐龙化石,这些人见过化石,也见过恐龙,但谁都不知道什么是恐龙化石。捡了两天食肉动物吃剩下来或者死剩下来的骨头,进了城都不敢拿去鉴定,最后喂了狗。但他们不服气,决定第二次去找恐龙骨头,并在互联网上搜索到了如何甄别恐龙骨头和狗骨头–就是恐龙骨头比较大。于是他们信心满满去第2次。大麦就是在第二次的时候加入了这支”有经验”的小组。小组进山了以后连鱼骨头都没找到一根,但不甘心出山,再加上所有的探险小组都有随地驻扎情节,所以探险小组决定在山里驻扎一夜,背的帐篷死活都要用上。刚探险的人肯定都这么想,就像刚学会比喻的人行文时心势必要跳的像小鹿一样。这一队人在山里找了5个小时,为了找一片适合做营地的地方。初次探险的人把营地看得很重要,恨不能水草丰足牛羊满地。怀着这个目标,他们找了许久,发现只要有个平面可以支帐篷就已经不错了。有人建议索性再找一会儿顺便天就亮了。但那些背帐篷的人坚决不同意,背都背了一天了,如果还不得以施展,那就真的太背了。
  终于,在手电筒的电池快要用完的时候,这些人找到了一片平地。这片平地还有大块平整的石头,非常适合宿营。大麦突然觉得这地方有点奇怪,还是不睡的好,但因为大麦刚入队,没有什么说话的权威,相比起这些已经见识过骨头,骨头有些轻飘飘的人来说,实在是欠缺经验。所以,大麦被安排在这个小石嶙峋的平面之上的一个缓坡上,负责第一批守夜。
  入睡前,大麦看中的一个姑娘的男朋友对他说,你在这小坡上小心,有毒蛇。我们这里可没有血清,被毒蛇咬了就有生命危险。
  说着很快众人入睡。
  大麦惦记着有毒蛇,相当机警,不敢合眼。心里忐忑得,不看见毒蛇就不能安心。隐约间,他听见一种奇怪声音,由上到下,由远到近。大麦想,这会不会就是毒蛇。但转念想,别说是毒蛇,就算是恐龙也没这么大动静。刚想着,一阵大水就从脚下流过。他的队友还没来得及醒,就伙同帐篷一起卷向下游。原来他们是睡在还没泻洪的河道里。大麦顿时从守夜变成了守灵,心情可想而知。

· 当他弄明白他现在所在地方其实离他们上山的地方只有不到一公里的时候,顿时很沮丧……

· 这次事故后,大麦有所改变,所有的瞬间念想,都会表达出来。因为他总想,如果那次他告诉大家他觉得这地方有点奇怪,其结果肯定–还是大家都睡在那不理会他。但好歹是说了。法院在强制执行前都得发个通知,可能上天就发了个通知,但大麦没有通知,这性质是不同的。

Tags: ,

No responses yet

Leave a Reply

: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 '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