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月 14 2010

那年我9岁,那时机场在九龙那里。我之前没有看过那个画面,我整个生命也没有过那个感觉。你是飞进这个城市,而不是在城市上空飞。机场就在城市中间,你的飞机掠过高楼,插进城市中心,好象直接坠落一样。

如果我不先原谅我自己的话,没有人可以原谅我。

我们生命中最纯洁的时光,就是我们年轻的时候,我牢记这些,我永远都不会忘记。

Q:你希望以什么样的方式死去?

A:有两个答案。如果不考虑我亲人的感受,我想要被人杀掉,不管什么方式,在街上被枪杀,或者我老到不行,躺在医院,有人拔掉了我的氧气。可能听上去有点傻。我不认为那些传奇人物会自然死去。我希望自己是个传奇人物,我希望我的死亡,也是我故事的一部分。如果我躺在床上老死,那故事就不有趣了。如果考虑到家人感受,我还是自然死亡吧。

这个季节,一过晚上十二点,在香港兰桂坊和湾仔酒吧街,你能够见着很多这样的年纪的男孩子,他们一样穿着跟限量版的牛仔裤和球鞋,T恤和卫衣外套都是最时髦的款式。他们一手拎着酒瓶子,一手攥着快要抽完的香烟,在狭窄拥护的石板街道上晃悠,有漂亮女孩子走过,就打量一番。更多的时候,他们什么也不干。

从黄昏到黎明。

因为我喜欢的成功的人都不抽烟。

靠自己是很难的,有时候也会觉得自己很SHIT,但是你还是要继续做下去。

Tags:

No responses yet

Leave a Reply

: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 '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