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Archives

一座城池

10月 20 2010 Published by under 书 · 电影 · 音乐 · 照片

· 未来已经安排好,只是还没有发生……

· 我愣了一下,回想数十年光阴,没碰到过那么直接而坦诚的人。

· 周围的建筑是那样中国、那样随意,高的高,低的低,新的新,老的老,自顾自。我定在原地忽然无限悲伤。

· 在生活的所有事中,我最讨厌的就是到陌生地方和吃陌生东西。

· 我说:“你住几号啊?”

  那头说:“你进来就知道了,一共两间房。”

  ……

  我进门说:“你可以啊,住长江一号。”

  健叔苦笑道:“没办法,这便宜。这破地方那个慢啊,前台、总机、打扫、结账全是一人。”

  ……

  我说:“便宜就行了,至少在市区,晚上可以随便逛,困得不行回来睡一觉就可以。”

  健叔说:“逛屁,这晚上九点就要锁门。老太说要省电,晚上十点就拉闸了。”

  ……

  这话让我想起我纯真的和肮脏的住校年代,不由得自己感动了自己。我又接着想到一句歌词:而现在,就算时针都停摆,就算生命像尘埃……

· 隔过有茶色玻璃的落地窗,看到外面的世界一片灰蓝。

· 在他念初中的时候,经常有不认识的同学向他鞠躬说老师好,健叔早已习惯,很自然地回句“同学好”就完事了。

· 其实这世上是没有人能够理解另外一个人的悲伤的。

· 我只感觉自己是个玉米,突然被一群蝗虫掠过,然后只剩下一根芯子。

· ……我不由双手插兜,迈前三步,凝视远方。身后健叔叹了一口气,哽咽道:“其实人生……”

  ……
 
  我回头一看,健叔的轮椅已经翻了。

  这是件悲惨的事情,但我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我忙上前去扶轮椅。健叔颤抖着说完了下半句:“……好无常啊。”

· ……这世界分工明确得很。

· 我说:“那你要注意安全,到腊月,你的娃就生了。”

  健叔瞪我一眼,说:“好的,你放心,我一定回来看你。你自己小心身体。”

· 所以我不明白为什么这些随时要失去的东西能带给人安全感。

· 我觉得内心的安宁才是安全感的来源。

· 大妈那句经典的感叹让我和健叔迟迟不能忘怀——

  政府的政策我理解,可是我这儿一天才耗一度电啊。

· 而且从他现在虽然手脚一起骨折但是每天听从医嘱坚持在床上做一些难看的防止肌肉萎缩的运动可以看出他还是有很强的求生欲望的。

· 健叔觉得,世界上总有那样执著的人,从生到死对万物抱有一成不变的想法。可惜他自己已经不是了。

· 王超抚摸着电视,说:“现在想想,科学真是先进,真是奇特,通过一根天线和电就能把电视节目传送到电视机里,真不容易,真不容易。”

· 健叔走得满头大汗,说:“你快,快截住她。”
  
  我说:“健叔,不好吧,漂亮姑娘我们看见很多了,也不用对这个那么较真啊。”
  
  健叔说:“不,要截住。她故意走那么快,太没礼貌了。”
  
  ……
  
  姑娘一笑,说:“你同学为什么不亲自过来?”
  
  我说:“对不起,他正在过来的途中。”
  
  ……
  
  过程中,健叔又接近了一米。

· 健叔说:“哦,那你给我两个鸡吧。”
 
  那个人高兴地说:“好好,本来我一个人十个鸡吧,也有点累,正好给你两个。一会儿你就坐着,两个鸡吧——分别抓在你两只手里,这代表了悲伤。”

· 我们大概狂奔了一分钟。我转头一看,发现那摊子离开了我们大概十米。
 
  我说:“健叔,你跑太慢了。”
 
  健叔说:“不行了,拼命了。”
 
  我听到身后忽然一阵老母鸡叫,感到大事不好,回头一看,那家伙果然裹着八只老母鸡就追来了。那铺天盖地鸡飞狗跳的阵势把我和健叔吓得呆站在原地。

· 那家伙说:“不行,这些鸡不是鸡,在这个团队里大家都是平等的。”
 
  健叔说:“那这些是什么?”
 
  那家伙说:“这些是演员。你怎么能把我们的演员吃了?”

· 王超说:“没事的,你想几天就想通了。那男的我怀疑脑子有问题,前年来学校的第一个礼拜,就在学校的操场中央挖了一个洞,自己脑袋插在里面,顶起来倒立了一个多钟头。几千人围着看,以为是外星人来地球没降落好头插泥里了。过了一个钟头,那家伙自己爬起来,从内裤里掏出一条横幅,上面写着’保护植物’。”
 
  ……

  王超说:“大家实在是太吃惊了,没来得及反应。那家伙亮完横幅以后就走了,大家都怔在那儿,后来只有校足球队的去找过他。”

  ……

  我问:“那找他干什么?”
 
  王超说:“废话,在操场上挖了那么大一个洞,想不填就跑了?”

· 我想,这人并没有离开世界,他只是离开了人间而已。他一定在和我们分享同一个世界,用不同生命模样。

· 这让我很大程度上改变了对世界上很多有着这样那样面貌的东西的看法。

· 我觉得有的时候,所谓“人世间爱情”这件事都是一样的,甚至感情都是一样的。某些感情充沛的人只是用一辈子将其证明了二十遍而已。

· 窗外的景物慢慢地逝去。

· 我环顾四周,仿佛自己在仙境里一样,周围的人都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伞撑着,学生也都穿上了雨衣,顶雨前行。看见周围的人如此辛苦地和大自然搏斗,而自己则在温暖的车厢里观看一厘米外的不同世界,我不禁洋溢起了幸福的感觉。

· 我试过一次,但发现雪茄实在比香烟大太多,按照香烟的抽法,一支完事我腮帮子直疼。我说:“这我实在不行,在这弄堂旮旯里叼根雪茄要被人笑死的。”

· 阿雄说:“这是我和非生命沟通的一种方式。”

· 大的房间总是让人心空荡,进而让生活空荡。

· 健叔说:“很多事情是想不明白的。你看北京的房子,售楼处开盘价八千块钱一平方米的还差好多没卖完呢,就有人买了房子跑到中介那里

挂一万块一平米了。哪个傻逼去买啊,但那家伙倒真以为自己赚了几十万了,然后一直觉得自己赚大钱了,等开发商那里涨价到一万块一平米

了,那傻逼又挂一万二,然后觉得自己发大了,永远卖不掉,就永远感觉很有钱,一直等到崩掉的一天。”

· 没吃饱但已经睡足的我又莫名其妙地睡去,像是这个房间里没人曾经醒来过。

· 我说:“没什么怕的,世界上存在的东西都不可怕的,你只是怕自己的想法而已。”

· 我想有一个人在我面前,严肃地看着我,听我说我所想到的一些东西,哪怕这些是臆想,但也有可能是真实的东西。

· C说:“夜凉如水啊。”

· 我记得那天等待了很久才终于天亮。从此我发现晚上真是虚幻,还是留着塌塌实实睡觉或者做梦比较好。

No responses yet

« Prev